华强北“矿难”往事,昔日风光无限的矿机经销商将何去何从? ...

2018-12-14 12:26| 作者:陀螺财经| 查看:1529| 评论:0|
摘要:编者按:在区块链世界,有这么一种特殊身份的存在,他们是区块链世界的逐利者,也是维护者,他们获取加密货币的方式不是通过直接购买,而是靠出卖计算能力来换取,但加密货币价格的每一次狂欢与低迷都与他们紧密相关 ...

华强北“矿难”往事,昔日风光无限的矿机经销商将何去何从?

编者按:在区块链世界,有这么一种特殊身份的存在,他们是区块链世界的逐利者,也是维护者,他们获取加密货币的方式不是通过直接购买,而是靠出卖计算能力来换取,但加密货币价格的每一次狂欢与低迷都与他们紧密相关,他们就是矿工,从矿工的生存现状,我们可以窥见加密货币行业的兴衰,反之亦成立。

位于深圳的华强北是全国最大的矿机销售市场,去年比特币价格达到历史高点时,这里造富了不少身家百万的矿机经销商,但如今比特币的价格较最高价时已跌去超80%,昔日风光无限的矿机经销商将何去何从?

本文将通过呈现发生在华强北的一些真实故事,试图让大家感受加密货币这波下跌,对于矿工及矿机这个产业各环节参与者的巨大冲击。

故事一:“新的生意”:从卖矿机到矿机托管

时间:2018年3月

比特币价格:8000美元左右

3月的赛格广场四楼,不少店铺已经在自己柜台前的荧光板上写上了“矿机托管”的字样。这在年前非常少见。

“(把挖矿)当作是个长期的生意来做嘛。”韩峰的店铺招牌上也贴上了一张写有“托管”字样的A4纸。在接待前来问询二手机转卖的顾客时,他会极力推荐对方将自己的矿机托管,而不是卖出。

“反正现在行情不好,矿机不好卖,要是立马卖掉也回不了本,还不如一直放着让它挖矿,等行情回来了再说。”他对前来实地探访的记者说。

他说的“托管”,是指矿机持有者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,让专门的机构来负责矿机的运行。一般来说,这些机构会在北方一些省份设置专门的“矿场”,进行托管工作。

韩峰介绍称,他们店里对于蚂蚁矿机S9等普遍机型不收取托管费用,只收取每度0.65元的电费,算下来每台矿机每个月的托管费用大概在600元左右。

“我们和别的店铺不一样,他们还要在电费之外收一点托管费,每个月算下来也要多不少钱。”他说,如果用户选择在他的店铺购买,然后直接进行托管的话,电费上面还可以给出一些优惠。

不过,对于一些相对冷门的机器,他们还是会酌情收取一定的托管费用。比如一款能够挖出超过10种数字货币的Baikal-B型号矿机,韩峰就表示,要托管这种矿机的话,除了每度0.47元的电费之外,还需要每个月100多元的托管费用。

用户在选择了托管服务之后,可以将自己的矿机交给这些店铺,让员工把矿机运送到当地的矿场;也可以选择自行将矿机寄送到矿场。韩峰表示,目前更多人选择的时候一种方式,因为直截了当,比较省时间,“币价每一天都波动,一天都耽误不起的”。

“我们在当地有24小时专人轮班全天候看护,还能在线监测,消防、散热设施都齐全;如果运输过程中有什么损失,我们公司是会全额承担用户损失的。”韩峰一条条地报出了自家托管业务的优点,试图平息记者的“疑虑”。

最后,韩峰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现在矿场里还有2000个位置,“手快有手慢无”。但新闻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中发现,几天前他所发出的广告中,矿场的位置依然“还有2000个”。

故事二:到四川的矿场上收矿机

时间:2018年11月

比特币价格:3500美元左右

嘉林收的这款矿机是神马 M3,在今年初卖 2 万元一台。到了 11 月初,神马 M3 还能卖 6000 元左右,但近期二手矿机价格在 1200 元。

币价下跌后,神马 M3 的高功耗(耗电量)让矿机收益跌至关机价。

“用这种机器的,凡是电价高于 0.28 元/度的基本都得停机。”嘉林估算。

像嘉林这样上门打包的买家,甚至拿到了 260 元的超低回收价。他打算用 350 元的价格再卖出。

“扣除下架费、运费和人工费,一台也就挣个三五十块钱。”嘉林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说。

而那些没有亲赴矿场打包的经销商,要想卖出矿机就得把利润压得更低。

“生意还是有的。只是,现在卖矿机的利润,剩的和手机贴膜差不多了。”赛格广场德惠康矿业的销售员阿灿惨淡一笑。

在这样的行情下,矿机经销市场已悄然拉开价格、渠道的末位淘汰赛。

故事三:做空矿机,拉动市场

时间:2018年11月

比特币价格:3500美元左右

如何做空矿机呢?举个例子,比如某矿机经销商 A 先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接了客户下的神马 M10 的订单,约定 1 周内以每台 5600 的价格交货。此时 A 的手上并没有矿机。

为了拿到价格足够低的矿机,他有可能放出 5500 块出售神马 M10 的信号。如此一来,卖 6000 多的经销商便失去了市场,有的只能跟着降价。这就把矿机价格砸了下来,顺利的话他就能以 5500 的低价收到矿机并转手给客户,做了一单无本生意。

经销商做空的另一种情况是,囤了大量某种型号的矿机,但并不直接卖,而是释放出降价的信号来促销矿机。待客户大量下单后,这款矿机又形成了稀缺之势,于是囤货者就又能抬价出售了。

“市场上到处都是做空矿机的同行。”纪昌明言语之中颇显无奈。

“做空的经销商虽能争取到客户和一点薄利,但也损害了同行的利益,加速压榨着倒卖矿机的利润。”

辰旭感叹道,不过一年之间,这个市场已成红海。

华强北受追捧、华强北热闹不再 这个行业的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自己甚至沦为了接盘侠。同样的囤货操作,到了今年就是越囤越亏。

等待复苏

“不知道要做什么,觉着其他行业能挣的不比矿机多多少。互联网的红利早已消失,传统行业亦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就等着吧。”纪昌明打算着。又补了一句,“能撑多久是多久,撑不了了再找事做,万一那时行情又调转势头呢”?

“去年赚了那么多钱,不能行业不好了就走了,还是要坚持一下嘛。”阿灿补充道。

对于一个红利渐消的行业,人们很容易灰心离开。但在这个深受币价起伏影响的矿机市场,人们总还有一丝企盼。

在影响未来的因子中,最直观的有两个。首先,过完年之后,厂商的矿机开始量产,供给就上来了,这种现货稀缺的场面难在。而且,整个下半年,市场都还未消化完今年上市的矿机,以及去年进场的那批矿机。第二个是,随着参与者的增加,矿机经销市场已进入白热化阶段,即使有些人在行情下坠时短暂离场,但也能在挣钱的时候迅速复位。

还有一些有余粮和资源的人,则开始进入其他环节,比如为明年的丰水期建矿场、做托管、币贷、生产 IPFS 新型矿机,等等。 

除了生产 IPFS 等可能盛行一时的小币种矿机,看起来是华强北的强项外,其他的尝试对华强北而言,都太偏离线下小店的定位了。

矿业是个资源型产业,只有那些原本就在矿业中摸爬滚打过的人才好做。对于后面进去的人,门槛已经抬的相当的高。

先行者一本万利,后来者需辛苦耕耘,每个行业都有它的周期。

那些离场的人,不得不承认,这个行业的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自己甚至沦为了接盘侠。同样的囤货操作,到了今年就是越囤越亏。

而一些华强北之外的人,对待这个市场的忽盛忽衰看得更加冷静许多。

一位资深矿工认为,华强北市场是科技信息的投机者,在行情好的时候收单,劲头过去后就回归本职,他们不算是矿业的深度从业者。

这种间歇性操作基本上成了“老赛格”的常规操作。

辰旭基本认同这个说法。在华强北混迹数年,他经历过不少这样的事情

去年春夏之际,指尖陀螺呈现风靡全球之势,大批海内外商家到此求购。那些最先嗅到商机的商户大量囤货,并在市场上放出消息,“卖完了,已经卖完了”,由此在市场上掀起抢购潮,让一个成本不到 5 块钱的指尖陀螺就被炒到 50 块钱。

但也仅仅维持了一个月,这个市场就透明化了。最后变成了 5-10 块钱一个。

在“老赛格”们眼中,矿机本质上何尝不是指尖陀螺,“这些东西是持续不了多久的”。他们似乎对这样的起起伏伏习以为常。

在行情来的时候,毫无疑问,只要有利可图,机动灵活的华强北矿机市场会再次复苏。

免责声明:简一财经所刊发文章除注明来源外,均为简一财经社群会员投稿,不代表简一财经官方立场。简一财经本着分享的理念呈现给广大网友,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,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
上一篇:区块链技术应用基地通过创新消费模式为产业赋能下一篇:虚拟地皮炒到上百万,知名基金重仓投资它是资金盘游戏吗? ... ...

最新评论